《意外的国度:蒋介石、美国、与近代台湾的形塑》──美国要求反
2020-06-10

    

书名:意外的国度:蒋介石、美国、与近代台湾的形塑(AccidentalState:ChiangKai-shek,theUnitedStates,andtheMakingofTaiwan)作者:林孝庭 译者:黄中宪出版社:远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7/03/29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7422

《意外的国度:蒋介石、美国、与近代台湾的形塑》──美国要求反

第九章 重返大陆或拥抱海洋?海南作战方案与沿海突击行动

国民党政府迁台之后,虽然不乏各式各样的军事保台计画,然而直到一九五一年七月,韩战爆发一年多之后,蒋介石的军事幕僚才在柯克的指导与建议下,拟出一份代号为「三七五」的反攻大陆计画。根据此计画,国军一旦準备就绪,将首先在海南岛与福建沿岸地区发动两栖登陆作战,建立滩头堡,以利后续反攻行动。然而蒋介石对此案并不热中,表面上他斥责僚属对于所拟议之反攻登陆範围过于狭小,要求提出重新评估,但私底下却开始怀疑在他有生之年,究竟能否实现反攻大陆,八月八日,他在日记里坦承:「今后复国事业,照事实论,几乎不复可能。今后一切设计当为继我后来者成功之谋,而不必为我亲手成功之计也。」一九五一年底,当柯克向蒋介石追问执行「三七五」计画以夺回海南岛之事时,蒋介石竟然私下埋怨,称此一构想「必英、法所主动而令美国要求我为其作牺牲品也,可恶已极」。

蒋如此之消沉态度,让美方军事情报单位于一九五二年初,即开始怀疑口口声声希望回到中国大陆的蒋介石,是否真的有心发动军事反攻。二月间,参谋首长联席会议提议美军在中国东南沿海进行「威力展示」,以打压中共在朝鲜半岛战场上的气焰,并再度认真考虑动员国军部队。五角大厦深信,国民党一旦在美方支援下夺回海南岛,无论在军事、心理或后勤补给上,都将有利于美国抵制中共向东南亚地区进犯,夺下海南岛,既能把中共军事焦点自朝鲜半岛引开,也助于提振全中国境内反共得民心士气。若从战略角度观之,一旦海南岛重由国民党控制,该岛将可成为日后对中国大陆展开进一步军事行动的前哨基地。华府因此向驻台北的美军顾问团下达命令,要求扩大目前在台湾的一切军事作战训练计画,以因应未来两个师的兵力用于台湾境外地区作战之準备。

为了化解美方要求台北配合发动反攻海南岛的压力,蒋介石的幕僚提出一项「反提议」,要求未来国军发动反攻大陆的初期登陆行动範围,以福建沿海为主,并以福州为中心点,如果登陆后情势朝有利方向发展,蒋介石愿意考虑进一步扩大军事行动範围,往北向上海与南京推进,往南抵达广州。这项方案与美方的构想背道而驰,且对海南岛只字未提。三月二十六日,华府派遣梅利尔(FrankMerrill)将军前往台北,会晤蒋介石。梅利尔在二次大战期间曾是史迪威将军倚赖的副手,此时他代表华府的外交、国安与军事情报系统,专程前来与蒋介石私下沟通,表达华府对于蒋介石「持重保守,不肯冒险反攻」的严重关切。蒋在日记里坦言,他闻之「甚觉骇异」,继之「以实情告知」,为示慎重,最后并以书面回覆美方询问。很显然地,反攻海南岛绝非此时台北的首要目标。

《意外的国度:蒋介石、美国、与近代台湾的形塑》──美国要求反

随着朝鲜半岛局势在一九五二年春一度又逐渐紧张,华府军方要求台北出兵夺回海南岛的压力也随之升高。五月底,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雷德福(ArthurRadford)抵达台北,劝蒋介石同意出兵海南岛。他的到访让英国政府感到惊愕,似乎暗示华府已决心解除台湾海峡「中立化」政策,协助台北对中国大陆展开军事行动,或者同意接受台湾部队参加韩战,以减缓美方压力。同时,国民党内部有关「反攻大陆」的呼吁再度升高,这种种迹象都让英国人感到相当忧心。

实际情况却与英国所忧心的大相逕庭;蒋介石与雷德福的晤面,最初相谈甚欢,最后却变了调。海军出身的雷德福强调海南岛的战略价值,以及对于全球反共大业的重要性,蒋介石则回称,夺回海南岛将消耗超过十个师的兵力,收复之后还须花上一年来肃清岛上的共党势力,对蒋而言代价太大。此话让雷德福感到荒谬可笑;蒋介石过去不断坚持反攻大陆将提振国民党士气,然而他现在却声称夺回海南岛,只会对国民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此后短短数週内,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费克特勒(WilliamFechteler)与二度到访的雷德福,先后敦促蒋介石在美国支持下收复海南岛,但蒋依然不为所动。最后连原本担忧美国被蒋拖下水的英国人都看出来,是华府在向国民党施压,而非蒋要求美国支持其军事行动;英国驻淡水领事骆克睦(E.H.Jacob-Larkcom)在发回伦敦的报告中写道,美国驻台军事顾问「粗鲁无礼」,催促国民党向中共展示武力,当时伦敦对于收复海南的相关细节并不知悉,反而认定美政府向蒋施压乃出于政治与外交考量,意在推进南、北韩和谈,并藉此对执政的民主党总统选情产生有利结果。

虽然国军出兵进攻海南岛迟无具体进展,然而突击闽浙沿海岛屿的敌后游击行动,却在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积极推进。一九五○年十一月间,中央情报局与台北军事情报高层祕密研商,决定共同合作沿海突击行动。蒋介石的总统解密档案揭示,此一计画旨在成立一支总数约一千人、训练精良的游击部队,由美方提供武器弹药,作为渗透与破坏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甚至远达东北各省的军事与其他民生基础设施,包括铁路、工厂与水库等。双方当时选定浙江外海一、两个小岛屿,作为祕密训练与联络基地,以及游击队武器弹药储藏地。蒋介石立即拍板同意此一合作构想,并指派其向来所信赖的郑介民将军来处理相关细节。

由于中央情报局严重误判,认定中共不会出兵介入韩战,导致中共以志愿军参战后,美方与台湾在中国大陆沿海地区的敌后游击任务变得更加紧要。一九五一年三月间,中情局人员开始以「西方公司」(WesternEnterprisesIncorporated)为名义,在台北设立基地,最初是为替台北代购军火的民间企业公司,总部登记于美国东岸的匹兹堡。最初与台北祕密联繫的詹斯顿(CharlesS.Johnston)成为该公司挂名董事长,而台北分公司业务则由皮尔斯(WilliamR.Peers)主持。首批提供外岛游击队的军火,于三月间运抵台湾,包括一千七百四十箱高爆炸药、六百八十枝卡宾枪、四百二十九挺轻机枪、两百支手枪、二十五箱无线电设备、七十具火箭发射器与三十七万九千发弹药。当时浙江外海仍由国民党所控制的小岛屿,包括渔山、披山、南麂、北麂、一江山与上、下大陈岛等地,则被选为游击基地。该计画初始的要务之一是将这些岛上各自为政的反共游击势力加以整编,统一指挥,蒋介石指派其在大陆时期的爱将胡宗南,化名「秦东昌」专司此事。一九五一年七月间,胡宗南在大陈岛上成立「浙江省反共救国军总指挥部」与浙江省政府,成为迁台后国民党政府依然控有蒋介石故乡浙江省的政治象徵。这些初设于浙江外岛的非正规游击据点,随后进一步扩大至金门、马祖等福建外岛,淡水、澎湖马公与金门也分别成立由「西方公司」主持的训练中心,开设游击、敌后工作、战斗情报等训练班课程。根据一份有关「西方公司」的中文解密文件显示,一九五二年三月间,已有一百四十九名学员完成训练课程,后被空投渗透至缅甸北部、云南省与海南岛等地,从事敌后活动。

从一开始,蒋介石对于中情局化身的「西方公司」成员以及其所主导的敌后活动,即怀有高度戒心,蒋曾私下批评这批人「心急好功,甚不易相处」,因此搬出蒋夫人宋美龄担任「游击委员会」主席,做为约束「西方公司」人员的一种手段。此「游击委员会」成员还包括当时台、美双方军事情报高层,并成为国民党迁台以后与美方情报系统建立直接接触管道平台的第一步。儘管蒋介石对「西方公司」充满戒心,然而他也知悉,此一沿海突袭与敌后计画利大于弊,这些活动让国民党能够在风险相对较小的情况下,维持「反攻大陆」的宣传与势头于不坠,同时又不会触及大规模反攻计画由谁出掌兵符等敏感问题。此外,这些突击活动有其实际功效,除了可以破坏中国大陆沿海地区的基础设施之外,还可蒐集与掌握中共在沿海地区的第一手情资。再者,蒋介石还可以利用这些小範围的突击活动,作为其核实与评估国民党战力的机会,儘管现实的检验,似乎让他对于能否发动一场成功的军事反攻大陆,愈加感到迟疑。

从一九五一年夏到一九五三年夏,由这些游击队所发动的数十起突袭行动,于闽浙沿海地区展开,这些行动包括小规模的沿海骚扰与船只拦截,以及夺走数千条性命的大规模突击登陆战。持平而论,这些行动的实质报酬率似乎并不太高,政治上的宣传效果,显然要大于军事或战略上的真正效益。一九五三年夏天,韩战停火谈判即将告一段落,「西方公司」也开始重新评估这些外岛突击计画的废存。中央情报局研判认为,随着中共海军力量逐渐增强,国民党的游击队愈来愈难以登陆渗透,因此决定自浙江外岛逐步撤离。此外,驻台北的美军顾问团与「西方公司」之间,以及「西方公司」与台北军事情报机构之间联繫上的诸多争执与摩擦,包括国民党人士对中央情报局人员的反感,都导致这一计画逐渐走向终点。一九五五年春,中情局正式结束「西方公司」外岛突袭行动计画,并将相关业务移交美军顾问团来负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