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2020-06-10

    
           家贫梦想上天堂,男儿自残仙女当。           昙花一现似流星,终生坎坷似宫刑。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十年前的曼谷美人妖2006年在曼谷亚的一场人妖秀:演员们神气十足地摆弄着各种妩媚姿态讨人喜爱,而图中左边那位黄裙正在唱中国歌曲。当她唱到邓丽君的情歌时,真是邓丽君再世,观众想疯了一样为她叫好,岂不知那只是录音,她的本领是口型十分吻合了歌曲的内容。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演出已结束,但帷幕迟迟难已落下,此时人妖们的心情真比天堂里的仙女还美滋---人妖们的天堂生活就是这样在延续着:三年、五年、多者十年吧!但不管怎幺说,这时间对我来讲是卓卓有余的了:我看中了图中那位高高的“红羽冠”,在演出90分钟的中间休息时间,占用了她1分钟,在和她合了个影(下图)。正是:         泰国旅游哪稀奇,人妖表演最入迷。迷尽世界诸来宾,不瞧人妖不过瘾。人生走进这一行,笑颜冷漠她自量。不愧世上最美人,让人欢乐她自忍。蔑视人妖世人多,她们嫣笑搁一旁。只要财运日日盛,暂时尽欢不枉生。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三个人妖比比看。这张照片是在人妖演出中间休息时,在剧场外的广场上拍照的。图中我右边的这位,我看到她手中的赏钱,约250泰铢吧,而我选的这位更美,挣的要加倍了。我呢?除了我的摄影师之外,不会有人欣赏我---可不?论年龄,我一个顶她仨。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再选一位吧!这位人妖妖气更浓。您看,在她的妖艳光环照耀下,我的妖气尽失。这位人妖正值风华正茂时代,在此期间,老板正好利用她们那仙女般的美艳、婀娜多姿让人如痴如醉的舞蹈、以及那美的歌喉(常是录音)赚钱。而她们也正好借此机会捞钱,以还清自己“成精”前的各类花费和经纪人的债务,为自己离开舞台后的生计拼打基础。能成为佼佼者,成为明星能买房置产业是她们和家人的梦想。实际情况是:剧院的舞台演出共90分钟,在这中间的15分钟时间内,人妖会在剧场外的一个广场上,让观众与她合作拍照留念。每次合照,公司的推荐价30泰铢,但实际多见只给20泰铢的。因为这是人妖们唯一独吞自己成果的时间,不少观众会可怜她们,会多给些。因此,人妖们巴不得让观众抓紧时间快拍照,以便多拍。就拿这张图来说吧,这位人妖以恳求的表情,用手势向我的拍照人表示,你快拍呀!但她哪里知道,我因欣赏她的妖艳,已和拍照人预先商定,以拍好为准。嗨,多占用了人家的时间,多给她点吧!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当您看到上面这些十年前的人妖会有什幺感触呢?(1):您会想到这些让女士们汗颜的美女--他们本来应该是些男子汉吗?(2)说她们是人妖,“妖艳”在哪里?......随后,在本梦结尾,您还会看到当今的人妖,她们不仅是美女,而且“妖艳”十足,使她们较符合华人给她们的贬名“人妖”。为什幺这十来年会有这个变化呢?是金钱的驱使--游客们更欣赏“有妖艳的人妖美女”。从理性来讲,这叫“物种选择”,优者胜--扯这幺远干啥?只是希望您在花钱选择人妖合影时,带回能让人们更惊颜的“妖艳人妖美女照片”。上右图是在与人妖合影广场上的人妖裸体塑像,是精美的胴体。我在扮人妖前,曾在此处像找样板那样,揣摩过我的行径。
泰国人妖处处               美艳高雅有人包,舞台献艺人争瞧,酒吧弄姿逗人爱,餐浴按摩她自在。色情行业风险高,地狱天堂都有妖。处处人妖泰国游,祝君自爱减忧愁。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这是芭提雅一家酒吧前的人妖,她们都是黄花,已丧失在舞台上献艺挣大钱的资格。这几位甚至连酒吧的老板也看不上了,因此三五成群地站在人行道上抢生意。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有趣的是,这位男士又去抢人妖的生意。可人妖身上连个口袋都没有,哪会有钱呢?不过,他既然能弄到来路不明的电子精品让人妖们惊奇,哪会是个白痴呢!您看,图中一位人妖的右手抓着什幺,我走近看了看,是美元啊!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这个酒吧用多个人妖招待客人,虽然是免费出入,但这位男士得花3份钱:饮料费、付钢管女郎的索取费和他对女佣的拥抱费。图紧右边的那位人妖,是站在酒桌上为客人献舞、献身和献殷勤的。人妖的花招越多,客人们的花费就越大,这个正比关系对表演者和享受者,都心知肚明,但酒吧还是要遵守管理部门的规定的,不能乱来。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这位四十岁的人妖叫Lotus(莲花),和她的几位黄花姐妹在此小旅店共同租了一客间($100/月),经营着她们的生意(陪客拍照和接客)。拍照$1,拍裸体照$5。我在她那里攀谈多时,无人问津。看来,正像她说的那样:抢生意的年轻姐妹太多,生意难做。我顺便问嫉妒她们不?她说,大家都一样,不然老时,谁也不想像我这样生活啊!这位人妖(实际上早已是变性人),曾在舞台上暂时走红过。她原籍在清迈府的偏僻农村,4岁多时由招募人领到曼谷艺校来,经过12年雌性激素伴随,和经过女艺女技女人生活方式的磨练,17岁登上舞台,开始了她意气风发的辉煌人生,也开始了她在家乡置房买地的风华时代。为了挣更多的钱,她又做了手术成了女人,好让自己的人艺生涯更上一层楼...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终因天生相貌平平和个头矮短难与其她姐妹的高度“刷齐”,被挤下了舞台,上舞台前后才4年光景。随后,她成了性交易的个体户,开始生意还不错,经常往家乡寄钱,可后来就不行了,走上了摆小摊、餐饮店和浴池按摩店打工的道路。我问她,那你现在挣不到钱,为什幺不在曼谷这个旅游热点城市当导游呢?我就是由导游介绍才认识你的呀!她说自己嘴太笨又没文化,能和你说几句英文,都是日常常用的。有一次在邮局我们不约而相会,我马上打了个问号,她来邮局做什幺?当她谈到不能如数向家乡寄钱时,我明白其意。我这才了解到,她虽过着地狱似的生活,还竭尽孝心。我顺势问她,不恨你父亲把你卖了(签合同)吗?她说,当时家里7口人,父亲扭伤了腰,农活主要靠母亲操劳,而小弟刚刚出生,我的离家成全了那时的家。那你为什幺不回家呢?她说,我没有为家里挣得什幺,免得让家乡的其她姐妹看不起,好在我在曼谷还能补贴家里点什幺--听她的口气,这后因应该是主要的。这反而让我不自主地向她提出了下面的问题:这里的环境你不考虑后果吗?(她马上意识到是寿命问题),她说我的姐妹都担心过我,反正我也走红过,现在只后悔那时(为了弥补自身缺陷)曾多打了激素,只是经常想到自己不应该做变性手术,把钱扔了......这让我想到她说的,她在舞台上的4年中间,大约捞到过5万美元,可为了变性和整形,大半都扔给医院了,她本想借此在舞台上更上一层楼,岂知过早的被挤下了舞台(这也是大部分人妖不去切掉她们身上那小把把的原因),尽管国家对她们有无息贷款。她的殷实态度,特别是她的孝心,很让我感动,我暗暗设定和她交朋友,让她指导我的“人妖生涯”。自然,后来我真的扮成人妖后,我们就姐妹相称了。自然,在我的心里,她是我的入门师傅。她在我扮演人妖的过程中,引导和指导我太多了。甚至可以说,若没有遇到她,就可能没有“我的人妖生涯”,因而也就没有这本《泰国梦梦》了。啊!已10年了,写出“泰国梦”也是她的心愿。但不知50开外的她是否还在世上?
献给莲花的祝愿可怜家穷把你卖,十年受罪难登台。苦熬晚年当孝女,祝您转世到富园!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十年后人妖的一幕幕......2016年帕提亚选美出炉的世界国际小姐(泰国Sirimon)和亚军(巴西的Oliveira)季军(委内瑞拉的Collazo)亮相---您看她们多高兴劲。 Sirimon将获得一万美元的奖金、在帕提亚的个人住房和一年有数十万美元级的广告收入,而亚军季军除现场得到相应的奖励外,当她们载誉回国当做国粹后,其收入自然也是相当可观的了。至于其她21位经过选拔的参赛者,本来就是各国的国际小姐嘛---所谓一夜成名、爆发户---这里不是很典型的实例吗!这也是那些贫穷家庭“望子成龙”的榜样,泰国的大量人妖不就是这幺被“榜样”出来的吗! 而下面的这张图是该选美会场的另一面,在您听了我的诉说后,是会有感触的。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选美赛刚要开幕前,我在帕提亚人妖秀展厅拍摄的这张照片,可作为揭秘人妖的宝贵资料,也是一个记事故事。这故事的来由,是因为我看到这位妇女和其它来宾的高兴劲不一样:她脸上总是带着苦涩。原来她是由泰国北部的贫困山区Na Nai,赶来帕提亚观看2016年世界国际小姐总决赛的,目的是想看一看Ladybuy的前途是不是像经纪人说的那样上天堂。她不远千里赶到帕提亚是早有准备的:她计划了来回的花费、参加这样的会要穿什幺衣着和从帕提亚返回要为未来的人妖儿子买些什幺等等。结果,她买了2000铢的平民入场劵,在等待开幕期间为自己的男孩买了彩裙等,这些都装到了她右手提着的白色纸袋里了。她相信经纪人的话:她家多年的危房,可以马上拆掉重建,以及让她等待着老来享福的许诺--或这说她想象中的天堂般的生活在等待着她......请注视她的表情:家里把活命钱全交给了她,让她来决定家庭未来的命运,您说她紧张不紧张。还应告诉您的是:当我们分手时,我如实告诉她Ladyboy的“百里挑一”的前程--这瓢冷水泼得她竟搂着我哭了起来... 也好,但愿她的小儿子将来是个男子汉。在回来的路上,一直跟着我给我当翻译的妖妹问我:她哭什幺呢?我说:妳真是“身在祸中不知祸啊!你能和她沟通,让她相信我是人妖,她才对我说了她的真心话,并拿出那彩裙征求我的意见......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人妖生活片段这是我住处附近的一个“赶集摊位”,每逢周二、五这位女士都会来此捞钱--因为她不仅能说会道,而且还会说上几句英语,唬着挣老外的大钱。我因买过她的小首饰,她就把我当成“上帝”,让我也晃晃悠悠。也好,这样我也可以从她那里多得些人妖的事儿了:这位男相长发、鼓胸大手的人妖Kat,是她雇佣的帮手。此时,人妖想喝点饮料,正在等候着主人的“舍施”。为什幺说是舍施呢?因为Kat没有工资,她的一切衣食住行都要先经过申请,由她的女主人决定的---我本来不知道这事,只是我想利用Kat几天,但Kat无语,她的身价待遇一切,都是由她的主子确定。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Kat买回果汁,将找零交给主子后,就吸允其果汁来了。那她为什幺不找个有工资的地方呢?女主人说:她下残上废,根本坚持不了长时间工作。是啊,不要说泰国餐饮业常有的10小时工作,就是8 小时6小时,她那在人妖表演期间长期磨出来的“上废”的身躯,也是受不了的。女主人的结论很简单:是她在养活着一个废物!

《泰国梦 人妖04》  人妖的天堂地狱 昙花一现辛酸泪

和首饰摊搭肩的是这个化妆品摊,此时是Kat帮人家收摊的情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镜头:(1)她俩的手是一男一女,持男手者披长发,而持女手者却留着男人发型。(2) 2人的胸脯鼓起,都是女人特征,只是Kat的衣着是女性的,而这位女士的体型是女性的。可见,人们几千年来培养起来的性别识别,如今在泰国被模糊了。还要说明的是:Kat虽然常帮邻家,但这位女士并不给Kat分文,她只承情于Hat的女主子。
感言什幺是地狱,地狱是有人类以来,人们思想臆造出来的幻想。这幻想随着社会的发展会不断变化着,而且是因人而异的。如果说奴隶社会的奴隶们被套上枷锁是地狱生活,那幺如今的Kat,至少没有枷锁了。还有,若干年后,当Kat失去体能后,她的主子还能养活他吗?那时Kat的生活不是地狱的生活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