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芳:50岁的幸福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2020-06-14

    

今年4月14日,已在歌坛28年的万芳,于台北市「小巨蛋」举行「时间仍然继续在走」演唱会。以光阴酿造的感动留存不散,仍有听众到她的脸书分享心情。

这些歌陪着歌迷、也陪着万芳自己走过生生长流,双方从20来岁至50 +的岁月领悟尽在其中。大家的每一人生阶段,恰好也共拥若干代表作。更美妙的是,随着生命大河支流的方向不同,重唱重听这些歌,也有不同沿岸风景了。

就以〈时间仍然继续在走〉这万芳出道的第一首歌来说,当时她才23岁,却唱着:

「包括写词的姚谦,那时候一样还不到30岁。」万芳笑着说,你看,大家是不是也常遇到「2、30岁的老人」呢?当年的她面对世界,亦有很多自以为是的通透。「现在又唱这首歌会觉得,以前……,就是在唱歌。现在,是在唱生命的经过。」

她终于有比较多的微笑,去看待当初处在当下的,「苦啊。」

万芳:50岁的幸福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时隔近30年重录出道之歌,万芳能以平常心看待时间的流逝,以及接受真正的自我了。
长大了和过去和解,也拥抱一下现在的自己

当初多苦?「新不了情」这首她27岁(1994年)时推出的歌,华人世界KTV必点。但万芳坦白:这首歌完全唱的就是自己,录音时她可是一直哭、一直哭着把这首歌唱完,「字字句句都是痛。」

20多年晃悠,唱这首歌的心情有何不同?万芳立刻爽朗回答:「很不一样!」如今,她只要唱这首歌,前面都会先口白一段:请想像,把曾经让你们很伤心的那个人叫来,帅气地说,「欸,我原谅你了。」

她如今这幺告诉歌迷,近几年她唱「新不了情」都是带着「和解」的心,歌迷也可以带着和解的心聆听。「现在长大了,应该疼一下过去的自己,也拥抱一下现在的自己。」

万芳:50岁的幸福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万芳说,「长大了,应该疼一下过去的自己,也拥抱一下现在的自己。」

轻描的云淡风轻,其实万芳为了讨论「内在」,有一阵子甚至去找心理谘商师。她后来承认:「面对自我喔,比面对爱情的分手要难上一、百、万、倍。」她也逐渐意识:「我原来是这样的人。那幺,为什幺要去否定?愈否定愈是那样的人。」

关于万芳是什幺样的人,完整的答案只有她明白。但她愿意举出自己的一些人格特质,分享长时间蜕变的经验。

「我某部分的个性是有一点叛逆的,只是叛逆期比较晚。」譬如,2002年她的唱片合约到期,接着有很多公司来找她谈。只是她发现大家都在谈钱,但是却没人问她想创作什幺音乐。

万芳不想再如此搅和下去,当时她索性这幺想:「不要玩了,等50岁再出专辑吧。」

她开始以独立的方式工作与生活。从2002到2010年这暂停发片的时间,她可没闲着,而是做了不少不一样的尝试,例如演戏、主持广播节目。还上了众多课程,包括声音、瑜珈、静坐、重训、游泳等。她也参与2007年的「流浪之歌音乐节」,独立创作一齣「万芳的房间剧场」。

万芳:50岁的幸福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万芳敢于在30来岁暂停出片8年,但也是在这期间确定自己可以创作(图为2015年她与一群好友合作的专辑)。

「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表演。」万芳非常肯定的说。当时她就是在一个很孤独的状态下独立创作,思考与这世界的关係。最后,从她是一位被矫正一半的左撇子开始,万芳向世界提出一连串诘问:「为什幺女生一定要怎幺样?……为什幺用否定自己来呈现自己的乖?」

以前的工作,是为了符合别人的要求。成熟了之后,工作必须与自己的心贴合。

如同她的演唱会名称「时间仍然继续在走」。不同年纪的万芳,有不同的人生体会。

43岁时,她推出了「我们不要伤心了」专辑,包括「我们不是永远都那幺勇敢」这首歌:「我们不是永远都那幺勇敢,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强壮。当寂寞来的时候,会心痛。亲爱的,我和你都一样。」

那时候的万芳,开始经历了各种各样生命的离别——有朋友因病过世,也有人选择主动离开人世……。她见到了更多在角落之中每个生命隐藏的难处与不容易。

经历了分离与辛苦,慢慢的,她开始领略「爱自己」的重要性。

爱自己,要花时间慢慢觉醒

「爱自己这件事,我也是慢慢觉醒的。」五年级生万芳说,我们其实一直都在被制约的环境里成长,被传统价值、被学校教育、甚至被父母制约。「小时候如果说爱自己,几乎就等于自私。」

当她逐渐长大才明白:这两件事不必画等号。因为我们处在一个,「我是在为你着想、所以我牺牲奉献」的主流价值观之下,这反而可能会让人製造出很多「自以为是的善意」,不但自己不一定舒服,对他人来说也不见得自在。当彼此都是处在「非我」的状态,反而会扭曲人与人的关係。

因此,爱自己不是自私,而是能「聆听自己真实的声音」,接受自己的情绪,包括愤怒与伤心。真正认识、理解自己,才能真正的去爱人、爱世界。

时光继续往前推移。2012年,万芳动念想做一张和「生命的河流」有关的专题,表达更多真我。她体悟,如果生命是一道河流,那幺生命的分支就像支流,会走到很多不同的地方、状态与风景。「过去我唱了非常多的情歌,进入不同生命阶段之后实在是觉得,在爱情之外,人生还有很多很多种情与爱的。」「原来我们都是爱着的」专辑因此成型,她在同名歌曲中吟唱着:

歌词中的「你」,是万芳的父亲。她坦诚,她和爸爸的情感也是走过各种阶段。时光过着过着,终于她也途经了更多爸妈走过的年纪。「他们从前所承受与面对的,孤独、遗憾、忧郁与渴望是什幺?」写这首歌时万芳45岁,总算有比较多的同理心了。

50岁的幸福,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过了40岁之后的那几年,万芳也更能理解忧郁、甚至使用忧郁。历经各种与亲友的分离之后,万芳说,有一段时间她也会深陷其中,不能明白活着要干嘛。「我生来有些忧郁的成分。直到年龄大一点之后,才比较能这让份忧郁不要困扰我太久。」

像是,有一天她在三、四点天尚未全亮时醒来,知道自己正处于那种状态。但她也只是在那当下感受自己。「当我不去拒绝它、批判它,它反而不会停留那幺久。我越否定它,它就会抓得我越紧。」

万芳学会做自己的旁观者了,也就是看着自己的生气、伤心、愤怒、忧郁。而不是说:妳不可以生气、妳不可以伤心、妳不可以愤怒、妳不可以忧郁。

接受自己当时就是那个样子,然后,让它流过。

时钟滴答响,2018年了。今年50岁刚出头的万芳说,正因为时间会流逝,她更珍惜当下,也有所彻悟:「在珍惜的同时却无法强求。我们无法过份用力,那是没有办法的。」就像她在「时间仍然继续再走」这首歌中所说:

然而,「单是祝福有时就是很棒的珍惜方式。你必须尊重所有生命个体的形状,因此我们只能祝福。」这是当下的万芳认为非常重要之事。「我们已经被制约这幺多年,现在,该『去除制约』了。」

这也正是万芳觉得的「50岁的幸福」: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可以容许自己很笨、不是一百分、很不会。然后,可以重新学习、重新来过,享受「进步」带来的快乐。

万芳:50岁的幸福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万芳认为,50岁的幸福就是,终于可以接受不完整。

「还好忙到了4、50岁,现在终于能享受这些。」万芳很开心的说。这些因为「时间」给的好处,让她没有那幺害怕「老」。尤其,她观察有些报章杂誌报讲到年龄时,常出现令人恐惧的、很压迫式的评论,特别是针对女性。但万芳以为,一个人老不老完全是心境问题。就像她常常见到2、30岁甚至19岁的老人,但她也遇过「6、70岁的少女」。

万芳解释,这不是指她在装少女,而是指她非常知道自己的状态,但是依然对世界充满热情,这让人感觉她更年轻了。

「所以不要怕老!唯有经过,才会明白这是什幺。不然都是在苦的阶段,没有微笑的机会啊。」

说完这些话之后的万芳,咯咯笑了好久好久,真像一位少女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